校十九大主题征文:红船精神:纪念碑式的信仰和使命

发布日期:2018-01-09   字体:

导语:2017年10月31日,党的十九大闭幕仅仅一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就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一行七人,专程从北京前往上海和澳门,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澳门嘉兴南湖红船,回顾建党历史,重温入党誓词,抚摸厚重岁月,宣示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坚定的政治信念和自觉的历史担当。当天,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只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继续向前,才能让中国共产党永远年轻。只要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苦干实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巨轮就一定能够乘风破浪、胜利驶向光辉的彼岸。

 

“少年强,则国强。”

                                                ——梁启超(1873—1929)

历史的滚滚车轮倒回到同治十一年五月(公元1872年5月),初夏时节,李鸿章在复议制造轮船未裁撤折中略有所失地称:“臣窃惟欧洲诸国,百十年来,由印度而南洋,由南洋而中国,闯入边界腹地,凡前史所未载,亘古所末通,无不款关而求互市。我皇上如天之度,概与立约通商,以牢笼之,合地球东西南朔九万里之遥,胥聚于中国,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第二年二月,回应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预言,一个被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誉为日后将影响整个中国思想界的大师梁启超出世。梁启超后来说,“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事实上,李、梁所处的1870年代是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晚清政府,面对的,不再是漠北蒙古铁骑的威胁,也不再西北少数民族的进攻。危机,从大洋彼岸来。此时,由英国率先发起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已然点燃科学启蒙的火把,然后将范围逐渐辐射到整个欧洲,引领了技术的革命与经济的发展,开创了全球化的崭新时代。显而易见,弹丸之地的英国借助第一次工业的成果迅速走上了经济发展的道路,经济呈现飞速增长,一度成为欧洲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掌舵手。

遗憾的是,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这些名重朝野的中流砥柱,最终还是无可奈何,没能撑起夜郎自大且又不自量力的大清政权。这位被曾国藩评价为“才可大用”的晚清重臣,留下的,只有“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少年壮志和后世的无限感慨的争议评说。此时,青年梁启超则抛开公论,以《少年中国说》语惊环宇:“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也许,历史的答卷终将交给少年和青年。

1915年9月15日,被蔡元培称为“五四运动急先锋”之称的《新青年》从这个多灾多难的土地上宣告诞生。这种极具革命影响力的杂志从刊发之初就已经预示着一种中国青年精神的涅磐重生了。这种历史意义不仅在于它即将翻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第一页,提倡民主,反对专制;提倡科学,反对愚昧;提倡新道德,反对旧道德;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把斗争锋芒指向维护封建制度的礼教,同时还在于它凝聚了一批爱国青年知识分子进行救亡图存的不懈探索,他们痛心于被封建思想禁锢的国民之愚昧无知,全力转向对国民进行思想启蒙运动……救亡引起启蒙,启蒙促进救亡。正是多年极具青年精神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一场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应运而生,一群又一群青年开始觉醒。1919 年“五四”运动后又有“五卅”运动,上海的青年学生参加工商学联合会,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罢课斗争;五卅运动后又有“一二•九”运动,青年学生奋起抗争,掀起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一二•九”运动后的“一二•一”运动、“五•二○”运动、“四五”运动,同样惊天地泣鬼神,让整个民族感到一种年轻力量的执著和勃发。

时势造英雄,《新青年》造就新青年精神。可以说,五四以来的青年运动造就了风华正茂的一代青年,他们挥斥方遒,以一种斗争的姿态站在时代的最前线,成为一代为祖国和民族吹响觉醒号角的青年精英。

星光即将闪亮,一个伟大的政党马上登台亮相。

现在,缺的只是一个机会,以及一条红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毛泽东(1893—1976)

1921年7月23日,这是中国日历中最为普通的一张,然而终究因为一群青年而变得不再平凡。这一天,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秘密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一共13人,分别代表全国7个共产主义小组,50多名党员。会议进行至中途,遭法租界巡捕的袭扰而被迫最后转移到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继续举行。8月初,代表们从上海北站坐早班火车来嘉兴,一条红船神圣般地载起了一个时代救亡图存的希望。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一群历经时代黑暗磨难的热血青年庄严宣告中国共产党成立!大会在闭会时全体代表呼出了时代的最强音:“共产党万岁!第三国际万岁!共产主义万岁!”

国运沉浮起落,民气跌宕徘徊。

可以说,没有哪一个时代的青年比1920年代的热血青年更渴望革命和战斗,更向往光明和胜利。这一场会历经千辛万苦,这一场会开得胆战心惊,这一场会正如那一条窄窄红船荡漾开的涟漪一样,从此掀开中国共产党开天辟地的宏伟序幕。斯大林在《论中国革命的前途》中说:“必须注意,谁也不像中国青年那样深刻而敏锐地体验到帝国主义的压迫,谁也不像中国青年那样尖锐而痛楚地感觉到必须和这种压迫作斗争。”据《中国共产党简史》记载,会议结束后,代表们先后悄悄离船,当夜分散离开了嘉兴,他们把革命的火种藏在心里,抱在怀里,带向全国各地,中国的历史从此写出全新的篇章。

时隔九年,也就是1930年1月5日,在红船上带着革命的信仰和历史的使命的毛泽东更具热情和期待地写到:“它(革命的胜利热潮)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如今,“告别革命”之后,残酷的硝烟已经冷成灰烬,但经过五千年锻打而成的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却依然深深地植根在我们心中,那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那是坚强不屈的国魂。这种脊梁和国魂,从嘉兴南湖的红船出发,行进在民族复兴的大道上。

我们为什么可以走得如此铿锵?因为心中有梦。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习近平(1953—    )

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妇孺痛哭的血泪史,是一部老少悲戚的苦难史,也是一部山河破碎的屈辱史。中国共产党在国势风雨飘摇、外敌恃强凌弱之际,毅然决然地肩负起民族复兴的神圣使命,在红船精神以及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鼓舞下,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与砥砺中,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同进步、共成长。2005年6月21日,时任澳门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弘扬红船精神,走在时代前列”的署名文章,从哲学的层面深刻阐述了“红船精神”的历史及现实意义。“红船精神”就是一种永不妥协和始终战斗的革命主义精神,它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二是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三是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

2017年10月31日,赴上海瞻仰中共一大会址、赴澳门嘉兴瞻仰南湖红船时,习近平又说:“上海党的一大会址、嘉兴南湖红船是我们党梦想起航的地方。我们党从这里诞生,从这里出征,从这里走向全国执政。这里是我们党的根脉。”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从来都是与党的创建历史和奋斗历程血肉相连,密不可分,尤其是象征着中国共产党人精神动力、理想信念、根本宗旨和梦想源头的“红船精神”。

回望历史,不言自明。西迁,南下,北归,东渡……九死一生,犹不后悔,从入党时“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决绝,到“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的信仰,再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一直都将会激励和鼓舞着人民奋勇前进,正气凛然、公而忘私、舍生忘死的大无畏气概成为铭记在人们灵魂深处的烙印,也将会永垂不朽地镌刻在大地的纪念碑之上。

“为天地立心看,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载(1020—1077)

2016年“七•一”纪念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动之以情又晓之以理地告诫全党:“我们党已经走过了九十五年的历程,但我们要永远保持建党时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精神,永远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他特别强调,“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这是一种近乎赤诚的肺腑之言,也是一种超越历史的哲学判断。初心,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自建党之初就树立的奋斗精神和对人民的赤子之心,就是不要忘记我们党的理想、信念、宗旨。

突然想起1949年3月的那个激动人心的上午,党中央从西柏坡动身前往新政权的首都北京时,毛泽东同志不无深情地感慨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历史告昭,这一次以毛泽东同志为第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的赴京赶考是成功的,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民不仅站了起来,中华民族也富了起来。我们党在这场历史性考试中取得了优异成绩,但这场考试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

一群人,一条红船,一个大时代,一种纪念碑式的信仰和使命,当一个社会的知识分子都满怀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雄心抱负,初心不忘,使命牢记,那么,这个民族就一定会有希望,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有福了……

末了,回到文章的开头,记得在《李鸿章传》中,梁启超认为:“四十年来,中国大事,几无一不与李鸿章有关系。故为李鸿章作传,不可不以作近世史之笔力行之。著者于时局稍有所见,不敢隐讳,意不在古人,在来者也。”这是青年者的梁启超,后来者的梁启超,也是理想者的梁启超,对李鸿章最深刻的惋惜,最中肯的评价。

只可惜,梁启超未能亲佐李鸿章,正如后来嘉兴南湖红船上的毛润之不能亲见梁启超一样。三个时代,三个远见卓识而又高屋建瓴的伟大男人,惺惺相惜,视为知己,只是无法热烈拥抱。

不过,红船上的男人成功了。

(杭州商学院 刘应全)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 分享到

新葡8455要闻

综合新闻

教学科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